封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封头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我是你用糖喂大的孩子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35:32 阅读: 来源:封头厂家

我是你用糖喂大的孩子

文、若梓落

很久以前写父亲的时候总还是喜欢去写一些往昔的故事,以此来让我记住父亲曾经为我做过什么,后来觉得写的那些总还是不如亲身体验的一般,语言是苍白无力的,借助微薄的几个字传达给所有人。写出来的东西是一种感觉,每个人看又有不同的感受,而那些感受永远不及自己体会的那般,无论是细微的动作还是最普通的关心的语言,那些传递的温暖都是无法形容的幸福。到底是我把爸爸放在不同的位子上的关系还是什么,对我来说,父爱的存在就是弥足珍贵的。

【当拉着你的手反成被你拉着手】

我虽不敢说我已经长大,已经很懂事,什么都可以去独立完成,但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去做,尽自己的一份力量。偶尔会看看曾经的老照片,那个还在襁褓里的孩子,想起儿时爸爸拉着我走在马路上的感觉,依稀还记得,被大大的掌心包住的温暖的感觉,以前很依赖爸爸,有什么事情就喜欢往爸爸的怀里钻,当然好多不快乐的童年时光我已经不想再提及,仅此记住一些温馨就足够了。

自爸爸病后起,那般被爸爸依赖着的感觉日益增生。爸爸也会害怕吗?爸爸也会有依赖感,依赖着我,每当走进医院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不自觉的拉着我的手,每次我要离开的时候都会问我:“你去哪儿?啥时候回来啊?”我会耐心的告诉爸爸我要做什么以及回来的时间,让爸爸在候诊室的大厅里等候,我再也不要爸爸帮着我做什么?这是一种在心底泛滥起的心疼的感觉,我们该调换一下位子了?曾经是你为我撑起成长的保护伞,如今我要为你撑起一把遮雨的保护伞。

当角色一调换的时候,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了许多,它逼迫着你成熟,因为你的肩膀上多了“责任”二字。这个并不是只是依赖的调换和拉拉手传递温暖那么简单了,而是关于生活上的好多事情你都要想在家长的前面,方方面面细致入微。

【爸爸什么都不要】

快过父亲节了,我一直寻思着要给爸爸买点什么?也是恰巧快到爸爸50周岁的生日了,我坐在爸爸的床沿边问爸爸,“爸爸,你需要什么?我给你买。”

“买啥啊?”

“裤腰带,袜子,衣服,裤子……你想要啥?”

“还要啥啊?这不都有吗?能省点就省点儿吧!”

“省点做什么?难道要留着给我买零食吗?”我似乎有些生气的说。

“不买不买,啥也不买。”爸爸就这样坚决的说着。

我用手拿起爸爸已经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裤子,已经很旧了,突然觉得眼睛湿了,就算是买我又能给爸爸买什么呢?买了裤子衣服是旧的,买了衣服裤子是旧的,买一件一两百块钱的东西质量又会很一般,能穿多久都没有什么保证,一起都买又花不起,所以爸爸什么都不肯要求我买。记得那时自己一个月就挣620块钱的时候,老爸说自己的棉鞋坏了,我花了200多块钱买了一双鞋,是去上场挑了好久,才看到爸爸称心的那种鞋,拿回来给爸爸看的时候,爸爸高兴的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,“还是我姑娘对我好。”一口一句这话,连着说了好几天。

【老去了爸爸,成长了我】

光阴荏苒,一晃就过去了20年,爸爸都已经是50岁的半大老头了,我总是不经意间的和爸爸开玩笑,“我说老爸啊,你都五十岁啦?”

“那可不是咋的?”

“我爸也是个半大老头了,哈哈。”

“可不是呗,那不是老头还是啥啊?”然后爸爸高兴的看着我,眼神里透出一份有些骄傲的神情,“我姑娘也长大了,都20岁啦!是个大姑娘了。”我看着爸爸已经花白的头发有种说不出的心酸。

倒是孩子成长的关系,老去了一代父母,好多孩子都习惯性的叫自己的父母“老爸老妈”了,我也是一时好奇,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喜欢去问一些同龄人家长的年龄,想到底多老了就叫上“老”字了?虽然这是个很不礼貌的举动,但是也并没有遭到朋友们的反感,一听到那些家长的年龄,不是什么属鸡的就是属猴的,算来算去也才不过是四十三四岁的样子,于是我就在他们的面前感叹着:“真是年轻的爸妈啊。”不禁羡慕的要命,多好的年龄,还可以陪着你们一直走下去。不能说我爸爸不能陪我走下去,我不过是做着最坏的打算,把结果想象到最好,只要爸爸的病不复发,就还可以陪我走好久。

【不能忘了糖水喂大的恩情】

就当我也是有私欲的,不喜欢你与众不同,我宁可是因为自己的成长环境不同才造就了我今日的性格。

我从来都不想埋怨,我只是认为我一直一直都过的很幸福,长到这么大,身体还很健康,这是苍天赐予我灵魂的生灵,它要我好好的活着,那么我就要珍惜自己的生命,和那些有过疾病的孩子比,我是太幸运的,不是吗?

当我还在襁褓里不能诉说的苦,你一一承担下来,从不埋怨,当已经没有可供给我的奶水的时候,我听奶奶说,那个时候就是你用糖水一勺勺的把我喂大的,我也不懂得,你怎么就会想起用糖水喂我,哄着我不让我哭,为什么我也会乖乖的喝下你给糖水,读过所谓的艰难岁月。现在一切都很好,想起奶奶一段段往事的叙述,要我怎么接受呢?一个男人拖着疲惫的身子,又当爸爸又当妈妈,又要上班,又要养孩子……太辛苦了,这样的幸苦谁人能知?

我不想矫情的说在你老年的生活里为你带来多少的安逸,这些没有边界的东西只可以去努力做,仅此而已。

【请原谅我不是一个“好”女儿】

自从你得了这个不该得的病之后,我会想,有些到底要怎样抉择。我不想说自己有没有出息找了一个月工资3000多的工作,每个月勒紧裤腰带能攒下2000块钱,最多的时候只能攒下2500块钱,一开始是爷爷非要给我定下一个目标让我攒下那些,说是备用,奶奶则说那是为自己攒下的嫁妆钱,可是慢慢觉得,这笔钱根本就不是什么嫁妆钱,倒是以防急用,为你攒下的以后治病的钱,以免情况来的太突然的时候我身无分文。奶奶也说过,把你每个月的工资中攒下一半,也就是1000块钱留作以后看病的时候用,这是要多好的奶奶才能做到呢?你一个月光吃药就要300多块钱,500快生活费能够?不过是大家在一起,有些东西不求高,差不多就可以了。

因为医生要求有些东西你不能像在以前一样肆无忌惮的吃了,所以我给你定了标准,总是无时无刻的不提醒着你,哪些要限量,哪些就不可以沾了,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你蛮可怜的,酒不喝就罢了,这个你以前就不喝,烟不抽就已经很够意思了,虽然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让你戒烟,你费劲八力的都戒不掉,住了院说不抽就真的一根都不抽了,这些都已经够你受的了,我却还要限制你的饮食,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蛮狠心,可是为了你的健康我不得不那样做,我知道有的时候你很委屈,不过从没想过你会不会恨我,我觉得你会理解我的。

后话:

就写道这里吧!把那些故事都放在自己的记忆里,等有时间的时候就想想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