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封头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河南塌桥事故部分遇难者及11名伤者名单公布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3:00:39 阅读: 来源:封头厂家

河南塌桥事故部分遇难者及11名伤者名单公布

遇难者:侯艳新,男,24岁,1.7米高

妻子怀的小宝宝再有1个多月就出生了

每次回家,妈妈总是做他最喜欢吃的擀面条

从此,他再也吃不到了

悲伤,别忘了他们

你要坚强

部分遇难者名单

烛光,为他们点燃

1.侯艳新,男,24岁,安阳人;

2.张春富,男,36岁,山东高密人;

3.董振功,男,36岁,江苏邳州人;

4.陈金云(音),女,45岁左右,地址不详;

5.冯骏科,男,45岁,郏县人;

6.王某某,男,年龄不详,江苏南通人。

抛下一家老小,侯艳新走了。

今年24岁的他,高1.7米。在父亲侯书林眼中,儿子很勤快、很孝顺。在外跑车的他一回到家,抢着干农活。结婚分家后,家里做了好吃的,他也会端些给父母尝尝。

如今,一切都成往事。记者 冉小平/文 周甬/图

他的母亲和妻子还不知道这件事

侯艳新是伤者侯全林的侄子,叔侄俩在同一辆货车上,他们是安阳县善应镇人。

2日上午,记者在宾馆见到侯艳新的父亲侯书林。他坐在床头,情绪很低落。

出事后,侯书林最先接到弟媳的电话。弟媳说,警察在电话里告诉她:“他们受伤了。”

1日下午5点多,12名家人来到义马市人民医院。侯全林软组织受伤,伤情不重,侯艳新头部右侧有一条长约6厘米的伤口,下半身受伤严重,未能抢救过来。

侯全林、侯艳新都在河南万里集团安阳分公司做物流运输工作。每次出去都是两人,一人开车,一人跟车。当天,叔侄俩拉筑路设备,从西安到天津去。

来义马一天多,侯艳新的母亲和他的妻子武艳云打了好几个电话,隔不了两个小时就是一个电话,追问艳新咋样了,想跟他通电话说两句。

“现在都瞒着,不敢告诉家里人,也不敢让他们过来。不告诉他们呢,电视上每天都在播,他们心里也没底,又老打电话。”侯书林说。

侯艳新的爷爷75岁,卧病在床;母亲身体也不好;妻子武艳云又有身孕,再过1个多月就要生小孩了。一旦告诉他们,侯书林担心再发生意外。让她们来义马,又会哭天喊地,到时不知道咋处理。

采访中,侯书林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他妻子、艳新的母亲打来的。侯书林让我们不要出声,担心记者拍照发出的声音被艳新妈妈听到后发现异常。

侯书林压低声音反复给妻子说:“莫跟他说。他现在输着液,别往心里去,他没事。”

侯全林:当时侄子离他就两三步远

侯全林告诉哥哥,当时桥上堵车,他和艳新都下来了。他在前面,艳新在后面,“就差两三步”。听到爆炸声,桥塌了,艳新跟着车子掉下去了,侯全林被冲击波向东推了五六米远。

侯书林说,艳新结婚三四年了,已经有个男孩,刚3岁。出了这事,对孩子今后影响太大了。

一说起儿子,侯书林忍不住掉泪。他还是10多天前见到儿子的,原本这批货2日那天拉到天津,当天晚上叔侄二人坐车回家过年。没想到,还没等到团聚时刻,一家人阴阳两隔。

在侯书林眼中,儿子艳新很勤快,很孝顺。结婚后,艳新跟父母分开住,但每次回家,艳新都要帮他干农活。年轻的他干起活来也有力气。家里做了好吃的,他也会端些给父母尝尝。

艳新最喜欢吃妈妈做的擀面条。平时回家团聚,他总会让母亲做一碗。

侯书林说,到义马后,政府接待工作做得不错,“今天(接待的人)就来了两次”。接待人员告诉他,正在调查原因,再作处理。他表示能理解。

11名伤者名单

希望他们早日康复

1.尹德先,男,42岁,山东高密人,在渑池县人民医院ICU治疗。

2.刘德成,男,43岁,江苏邳州人,在渑池县中医院治疗。

3.侯全林,男,44岁,安阳人,在义马市人民医院胸外科治疗。

4.程刚生,男,38岁,平顶山郏县人,在义马市人民医院胸外科治疗;

5.万军利,男,29岁,漯河人,在义马市人民医院骨科治疗;

6.吴亚丽,女,25岁,漯河人,在义马市人民医院骨科治疗;

7.肖建民,男,51岁,荥阳人,在义马煤炭总医院骨二科治疗;

8.赵铭,男,23岁,巩义人,在义马煤炭总医院心胸外科治疗;

9.单弯弯,女,17岁,沁阳人,在义马煤炭总医院骨一科治疗;

10.李学东,男,36岁,黑龙江安达人,在义马煤炭总医院ICU治疗;

11.吴斌,男,41岁,商丘人,在义马煤炭总医院心胸外科治疗。

记者手记

绝不放弃每一个生命

发现10名遇难者,11名伤者,这是连霍高速义昌大桥垮塌事故通报的最新伤亡数据,这也是晚报记者一家医院一家医院跑来的数据。

这些数据背后,藏有多少家庭的辛酸泪水,悲欢离合,尤其是发生在春节前夕,这个万家团聚的日子。

事发当天下午3点多,本报记者赶到现场,看到的是废墟、期盼的眼神和欲哭无泪的表情,听到的是军令、微弱的呻吟和现场数百名武警的救援声,想到的是生命,挽救生命,绝不放弃每一个生命……

下午4点08分,救援人员从煤堆里拉出了一个人,半小时后,同样的地方又拉出一个人,紧接着,第三个,第四个。

多么希望他们还活着,哪怕有一个,也能给现场上千人带来莫大的惊喜,但每次问120,却是另外一个答案。

无论有多少失望,救援人员都没放弃,他们吊走了货车的残骸,搬走了一块一块的煤炭,不分日夜地寻找生命迹象,直到80米长的桥面完整地裸露出来。

这段桥面不再平坦,上面布满裂缝,血迹斑斑,多条生命在这里定格。

但愿这样的飞来横祸少一些,但愿这种不计后果、违法牟利的人少一些。

不仅仅为自己,也为你身边的人。

中卫工服定制

金华西装订做

陕西定做工作服

陇南职业装制作

相关阅读